一众高管纷纷辞职,让捷荣技术(002855)再次受到市场关注。5月30日,捷荣技术发布董事、总裁、职工代表监事辞职公告,牟健辞去了董事、总裁职务,干黎术辞去监事职务,而就在两日前,唐建光辞去财务总监职务,以上高管辞职后均不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。

以3C精密结构件生产为主的捷荣技术,长期面临成本高企的压力,相比行业龙头,其产品的应用领域又较为狭窄,这些因素都让公司短期内难以扭转亏损局面。

高管辞职引关注  捷荣技术扭亏难

高管辞职引关注  捷荣技术扭亏难

成本高企难“节流”

高管辞职引关注  捷荣技术扭亏难

据捷荣技术2023年报披露,牟建总裁、董事的任期都是从2024年1月29日开始,至2027年方结束,其他两位也是这样,也就是说,离职高管们基本上在任期开始后4个月左右便纷纷辞职。

高管辞职引关注  捷荣技术扭亏难

虽然在公告中,捷荣技术称高管离职是“个人原因”,但还是引发外界诸多猜测,毕竟公司现在的经营状况风雨飘摇,从2021年到今年一季度,公司的净利润一直处于亏损当中,分别亏损约2.4亿元、1.3亿元、1.2亿元、5028万元。同时营收也在下滑, 2023年和今年一季度,公司分别营收17.7亿元、2.6亿元 ,分别同比下滑约34%、43%。

高管辞职引关注  捷荣技术扭亏难

捷荣技术的主业是生产精密模具、精密结构件,用于包括手机在内的3C产品,一般来说,结构件包括电子产品的外壳、中框以及上面的按键,也包括其他手机、平板零部件。

高管辞职引关注  捷荣技术扭亏难

对于公司的亏损,捷荣技术认为消费电子市场需求不振是重要原因,公司在年报中援引Canalys报告称,2023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1.4亿部,依然处于下滑区间,PC个人电脑的出货量为2.47亿台,同比下降13%,在需求不振的情况下,公司还要面临固定成本、费用等多重压力,最终导致亏损。

不过从市场环境来看,2023年下半年消费电子市场略有复苏,给了厂商信心,各品牌开始积极备货,但这依然没有利好捷荣技术的业绩,公司今年一季度的营收无论是同比还是环比均有所下滑。

高管辞职引关注  捷荣技术扭亏难

捷荣技术成本高于营收几乎成为常态,即便想要“节流”也很为难,从财务数据上可以看到,公司已经很努力地压缩费用,今年一季度,公司的销售、管理费用均同比下降,研发费用虽然同比上升7.64%,但总额仅约1521亿元,在2.98亿元的总成本中,营业成本占了大头,约为2.28亿元,如果再细化拆分,原材料和外协生产又是成本中最重要的部分,占比达到约54%,捷荣技术似乎很难有再“省钱”的空间。

高管辞职引关注  捷荣技术扭亏难

相比龙头差在哪?

在业内专家看来,捷荣技术所面对的难题短时间难以解决。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,结构件在手机产业链中并不算高附加值环节,生产企业的毛利率也偏低,但更重要的是,如今手机市场也在某种程度上陷入“价格战”,虽然新机的价格可能与上一代持平或有所上升,但实际上是“加量不加价”,让手机整机的毛利率持续走低,在此情况下,品牌也很难将更多利润分润给上游。

这一点也得到了数据佐证,近年来捷荣技术的销售毛利率差不多在12%―14%之间,与行业龙头立讯精密(002475)基本持平,另一家龙头长盈精密(300115)的销售毛利率稍高,但也不过在17%左右。

从产业链上的位置看,捷荣技术更靠上游,其产品一般都出售给ODM代工厂商,而较少与手机品牌直接合作,当ODM厂商仍在苦苦挣扎时,压力自然也向上传导,上游企业的利润空间会被进一步压缩。

高管辞职引关注  捷荣技术扭亏难

不过生产精密结构件不等同于亏损,相反,行业龙头的表现较为亮眼,以立讯精密为例,其2022年、2023年的归母净利润均同比增长,其2024年中报预告显示,立讯精密预计净利润最高达到54.45亿元。

与业内龙头相比,捷荣技术或许主要差在应用领域多元化上面。具体来说,立讯科技也提到了消费电子市场萎靡和PC销量下滑带来的影响,不过其2023年收入增长中,除了有约175亿元来自消费电子外,汽车互联产品及其精密组件也为公司增加了31亿元的收入,通讯互联相关产品为其增加约17亿元收入。

与立讯精密相比,捷荣技术目前所研发或进入量产阶段的产品,还是集中在平板、手机、PC这些传统领域,虽然捷荣技术与中电建新能源签订了相关协议,有意往光伏、风电等清洁能源方向发展,但截至目前,该部分尚不能给公司带来稳定的营收与利润。

北京商报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捷荣技术,截至发稿未获回复。

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王柱力